Hazple

予同

Numb.麻木.)粮食向

全电影设定,全电影设定
只知道原型的事迹并不了解人设所以请大家不要挑刺啦
粮食向 无剧情 两千字短打

题外话,wps上排好的格式复制粘贴上来就散咯
伤心

请食用:)

Numb.

1.

     “你会怎样描述我,是机器还是…人类。”

     他双手交叉着放在桌上,腕骨正好抵住桌子边缘。显然冰凉的触感并没有引起他的注意。

     Alan盯着对面的警官看,不过视线从未拘泥于某一点,那样让他显得漫不经心。

     事实上也是的。

     他从小就习惯了被别人说古怪,包括自己的母亲在内。他清楚地知道他的“古怪”只是不同于其他人而已。

     男孩子们无穷无尽的足球与女孩儿的话题。

     女孩子们聚起来偷偷分享秘密。

     他不能让胡萝卜和豌豆混在一起。

     他不同。

     “我是战争英雄,还是个罪犯?”

     他知道这位警官无法回答。

     就像他无法拯救他一样。

     Alan曾经以为用无可救药来形容自己并不是一件难以启齿的事。他可以承受同学们的目光,盯着他像是盯着被做成了正方体的地球仪。

     这个世界很神奇,每个人都是不同的。虽然我们能看到志趣相投的一群人热络地说着话,但指不定谁就对队伍中的另一个人起了坏心。他们只是在说别人想听的话,然后接收那番话的人或许找到了弦外之音,或许没有。 

     这都不重要。

     重点在于他又会编造另一番话去回应。

     这些人生活在不明了的词句之中,却没有人想着逃脱。他们乐在其中?

     大错特错。

     人脑不是计算机,不能绕了几百亿个圈之后还安然无恙只是需要散热。并且计算机不需要担心这个月工资够不够用,不需要考虑办公室里的新同事好不好相处,不需要主动去适应这个复杂的社会和无数个复杂社会组成的世界。

     人需要。

     所以Alan理解他们,同时也很庆幸自己的不同让他逃脱了努力去适应他人的命运。

     不过这些不是他一个人学会的,他没有太多精力来应付除开学习和阅读之外的思考。

     Christopher helped.

2.

     直到现在Alan说起“朋友”这个词还是会别扭。Christopher不是他的朋友。而且如果按照同班同学的行为来做标准的话,那这种关系实在是太糟糕了。

     至少不能被拿来形容他们两个。

     两个在代数课上用密码传纸条的怪胎。

3.

     Alan喜欢Joan。

     说真的,没几个人会讨厌Joan的性格。她聪明漂亮,性格和善,有时又幽默风趣。只不过她不是男人们理想中在家为自己打理好一切的那种好妻子而已。她也不太在意来自他人的赞同或嘲讽,就跟Alan一样。

     相似的人总是对对方有着奇异的吸引力。虽然到最后结果很可能是两败俱伤,但这并不会妨碍双方按耐不住的试探。尤其是当你发现对方身上有你没有的东西,而你正好视其为优点的时候。

     所以Joan的出现让他慢慢地适应起了身边的环境,他渐渐注意到“帮助”在提高效率这件事上是功不可没的。

     他也开始了很久以来的第一次担心。

     Cairncross告诉他Joan应该会觉得难以接受,毕竟这不是什么像【衣服脏了就该拿去洗】一样简单直白的事情。不过Cairncross的猜测反倒让他心里不那么纠结了。之前他一直担心Joan在知情后会像其他女人一样抓着问题不放,他还担心她会受伤。

     但他了解她,她不是其他女人。

     所以唯一的结果被清晰地摆在他面前——他会让Joan受伤。根据他以往的经验,这已经算是个好消息了,虽然听起来不怎么让人振奋。

     他擅长做那个,伤害别人,不论是用言语或者是行为。更多时候偏向于两者同时。

     He always do.

4.

     意料之中地,Joan扇了他一耳光。接着她愤怒又坚定地表达了自己绝对不会离开布莱切利园。Alan这才觉得他是真正伤害到了她。

     她是一个独立自主的女性,不需要他人来指点甚至安排好她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Alan这样做是在打乱她条理清晰的规划。

     同时也挫伤了她的自尊。

     他感到抱歉,却一言不发。这也是他擅长的。Alan Turing也只是用他卓越的数学知识创造了计算机,他并不是计算机。他跟所有人一样,是有血有肉,有情感起伏的。他又不是什么铁打不烂的机器人,他知道他开心时和悲伤时会有什么感觉,但他从来都不掏出来给人看。

     一个古怪的普通人。

5.

     Alan一直在想,为什么Christopher没有提起过他的病情。其实也没有几种可能性,只需要稍微排除一下就能得出结论。

     这是第一次有一个答案已经露出水面的问题放在他面前,他却一点都没有思考的念头。

     Chris在他面前永远一副长者的模样,却远不及真正的长者那么关怀备至的无穷无尽的啰嗦。所以即使他们之间并没有多少谈话,Alan也很喜欢跟他待在一起,什么都不干。

     所以当他给他的机器起名字的时候,他立即想到了这一点,然后突然笑了出来。

     真心实意的假笑。

     这个Christopher不会说话,而他的Christopher是不能说话了。

6.

     那次Joan来找他,给他看手上的戒指。她看起来对现状很满意。就像回到了当年的布莱切利园,Joan也总喜欢在他耳边讲些生活中的琐事,有时甚至是些无伤大雅的笑话,而更多时候他会不懂得笑话中明显的讽刺意图。

     一切仅存的美好都终止于那个吃剩的意面盘。

     他想过像Christopher当初一样,不说出全部的事实,也不用说谎。可是Joan值得比这更好的,他的真诚。

      Alan大松了一口气,因为他突然意识到这大概是他们两个最后一次见面。Joan会和她的丈夫共同养育一个甚至更多活泼可爱的小孩子,他知道她会拥有这种理想世界中的美好生活。

     他知道她一定会。

     她只是希望Joan不要为他的离去而太过悲伤。死亡终将降临,生活还要继续,毕竟她是Alan最接近朋友的存在了。

7.

     故事到这里就该结束了。

     他被Christopher从炼狱里拉了出来,手上的重量却在半途消失掉。

     所有人都被时代裹挟着茫然地重复昨天,到了明天又要重复今天。但对于他来说,战争就是突如其来的一个小礼物,世人看到了硝烟和苦难,他看到了希望与救赎。

     这个测试他通过了,该留给后人琢磨了。

                                                            FIN.

评论(4)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