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zple

予同

[野鹿与海]小散文合集,不定期更。【见tag

1.

艾略特从来都不是吵闹着要求父母讲睡前故事的那种小孩。多数时候碧翠丝会会撑在床铺上哄他睡觉,嘴里哼着摇篮曲,一只手环过他的肩膀轻轻拍打。

他对童年的所有记忆都被锁在妈妈蓝色的围巾里,那条棉质的围巾会在妈妈亲吻他额头时滑落下来。这堆柔软的绒毛有好闻的香味。

后来他没有再找到过那条围巾。

碧翠丝绷着脸,语调不像在提问。

How did you get so big?

他抬头看见她的脖颈,米白色的衬衣扣子毫不留情地封住她的喉管,像刀架在上面。

你在流血,妈妈。他想。

包裹着烤鱼的锡箔纸被掀开,热气争先恐后地往外钻,在冲出屋子的途中冻结然后碎裂。艾略特捏着锡箔纸的边缘把鱼扔到餐盘上,制造出尽量大的噪音,希望碧翠丝不要听到他的念头。

他直视她的眼睛,疲惫的、虚空的。

How did I get so big.

Incremently.

评论

热度(2)